太原科大医院
当前位置: 太原科大专注失眠抑郁 > 精神障碍早期症状有哪些 > 请不要对太过于自己苛刻

请不要对太过于自己苛刻

文章来源:太原科大医院 发布时间:2018-08-25 16:18:36

   我们为何不放过自己?我们哪里做错了?既然我们是进化史上最高等的生物,为何我们要妄自菲薄?我们都有一对不停唠叨的父母,他们的话每时每刻都在我们耳边打转:“不要做那个……你为什么不……你本不应该……”(我妈妈说她是因为太爱我,才会说我是个没用的家伙。)倘若我们交流一番内心深层次的思想,一定会控告对方剽窃,因为我们想的都一样。

 

115.jpg

 
  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物种像人类一般对自己如此苛刻。我们从不会用对待自己的方式对待宠物。我们像对待一匹老马一般,时刻鞭笞自己一路向前,直到吐出最后一口气,马蹄再也无法前行。我问过很多人他们脑海中是否有过一个声音赞美其“做了一项了不起的工作,你今天看起来迷人极了”。结果一个人都没有过。我坚信一定有听到过这种声音的人,只是还没有碰到罢了。
 
  一旦你沾染上“自我牺牲”的习气,就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。各种困难将萦绕在你脑海,就像一块难以消化的肉卡在嗓子眼儿里,如鲠在喉。世间哪有什么“我本可以更好”,你学会的只是打击自己,没错,就是你亲自扼杀了自己,这就不难解释为什么1/4的人患有精神类疾病了。
 
  我们不想当自己的奴隶主,但事实恰恰不如人所愿,从生物学的角度来说,我们就像被内置了芯片的物种,这块芯片会迫使我们取得成功,再接再厉。还没有出现语言之前,人类就已经拥有了更进一步的驱动力,这种内在动力深入每一个细胞。(请上网搜索“自私的基因”。)
 
  包括蠕虫在内的所有生物,都有这种内在动力,所以一个细胞分裂成两个,两个变成四个。(我可以数到无穷大,只可惜时间宝贵。)我们每个人都是一个细胞经过不断地分裂成功发育而来的,现在,我们体内拥有亿万个细胞。从此可以看出,我们自古以来就是渴望成功的,不同的只是一方面现在我们可以使用语言,另一方面是一旦没有达到自我要求(很难令人接受),内心的声音就会叫嚣:“我应该更好”或者“我可以更好”。这场景,是不是似曾相识?
 
  我们从父母那里延续了这些内心对话,也许他们说这些话时是出于好意,但这些话带来的伤害将持续一生。没有不疼儿女的父母,他们出于保护,时刻提醒孩子“不要做这个”,“应该那么做”,否则保不齐谁家孩子就把手指插到插座孔里酿成惨剧。父母的“至理名言”可以保护儿童时期的你;成年后,他们要么用控制欲把你逼成神经病,要么帮助你成功避开障碍,过上相对顺风顺水的生活。
 
  也有一些父母不同,他们会成为孩子坚强的后盾,用动听的鼓励来安抚孩子的情绪:“你做得很对,宝贝。我们再试一次,或许你能做得更好。”在这种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孩子,倘若在日后遇见某个亲密朋友无视自己时,内心会发出这样的感慨:“哦,他一定是因为太专注了才没有理我,他真可爱,我一会儿再来找他吧。”反过来,像我们这类在父母压迫下长大的孩子,一定会发出这样的感慨:“他一定是恨我恨到骨头里了,所以才不理我。他一定觉得我是个‘傻帽儿’。唉,我也这么觉得。”
 
  如果让我说,我觉得自己还是婴儿的时候,听到了很多难以忍受的言语,与其说这些话是建议,倒不如说它们是魔咒。我妈妈有严重的洁癖,不仅两只手上永远攥着清洁棉,膝盖上也绑着两块。(她绝对有强迫症。)她匍匐在地上,在我身后歇斯底里地叫道:“是谁把脏脚印踩进屋子里的?不知道这是一种罪过吗?”
 
  她可能是为了我的安全而营造干净的环境,可我已经像是生活在真空里了,所有东西都用塑料膜包裹了一层又一层,包括我的爸爸、奶奶和家里的小狗。我的一双父母曾经都被放在洗衣服的篮子里,在逃离纳粹的最后一刻经历了生死存亡,当时只差一点,他们就无法逃出奥地利了。
 
  所以,也许是这段经历,在他们的心中埋下了不安的种子。我的母亲将这种不安投射到灰尘上。(灰尘很容易清理。)不幸的是,我被妈妈的歇斯底里沾染到了,这种恐慌深深刻在我的脑海里,挥散不去。即使我没有经历过那段历史,也身临其境。我知道这不是她的错。
 
       文章来自:太原科大医院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网址:http://www.tykdyy.cn